• <thead id="rqozz"></thead>
    <blockquote id="rqozz"><sup id="rqozz"></sup></blockquote>
    <output id="rqozz"></output>
    廣東
    廣州政協“有事好商量”協商平臺助力河涌治理
    來源: 人民政協報    時間: 2018-10-29 16:59

      自古以來,廣州就有著“六脈皆通海,青山半入城”的山水格局。交織繁雜的河涌仿若城市經脈一般盤活了這座水城,也養育了千萬廣州人。

      上個世紀末,隨著城市規模擴大和人口膨脹,一些河涌成為“排污渠”“臭水溝”。1997年,廣州開始對河涌進行整治,近年來則是圍繞“控源、截污、清淤、調水、管理”的思路進行治理。

      2016年開始落實的全市河道四級河長制度,讓廣州治水進入“快車道”。曾在廣州市、佛山市任職多年的廣州市政協主席劉悅倫,當仁不讓地肩負起了廣佛跨界河道市級河長的擔子。今年,劉悅倫又多了一個身份———大學城中心湖市級湖長、金山湖市級湖長。作為河長和湖長,劉悅倫認為,要勇于擔當,不要怕得罪人,真正嚴查嚴控,才能有效消除污染源頭。

      在河長+湖長主席帶動下,市政協積極投身治水攻堅戰,助力市政府治水工作。今年以來,多次開展對廣佛跨界河涌、駟馬涌治理工作的督查活動。

      5月,廣州、佛山、肇慶三地政協創新性地開展三地跨區河涌水環境治理情況聯合視察活動。

      7月19日,市政協組織召開“推動廣州打好污染防治攻堅戰”民主監督座談會,為廣州污染防治工作計劃的推進把脈謀策,營造全民治水的良好氛圍。

      9月14日,廣州市召開全市河長工作會議。廣州市委書記、廣州市第一總河長張碩輔給各區總河長頒發第1號總河長令,現場給全市11個區和市水投集團下達了全面剿滅黑臭水體的任務書,廣州治水進入決戰時間。

      9月30日,市政協第七期“有事好商量”協商平臺請來政協委員、政府部門負責人、企業代表、群眾代表等,共議“開門治水人人參與,助力河涌治理”。

      ■問題在水里,根源在岸上:拆違刻不容緩

      為充分掌握河涌治理情況,協商前,廣州市政協城建委組織委員開展專題調研。通過調研,委員們發現,問題在水里,根源在岸上。

      “違建不拆,劣水難除”,調研組提出,河涌違法建設的存在是影響水環境治理的沉疴痼疾。這些違法建設不僅大量占用河道藍線,導致截污管網無法地下鋪設,還是“散亂污”場所的“寄生地”。同時,因建筑內“散亂污”場所及居民居住而產生的大量生活污水、垃圾直排河涌,嚴重影響了河涌水質。

      據統計,2018年,廣州市涉及152條黑臭河涌流域范圍內的違法建設共94.09萬立方米。河涌管理范圍內存在大量民居、村莊。除了違法改建、擴建、加建的建筑,不少民居擁有有效的產權證明,這些建筑不能簡單定性為違法建設進行拆除,這給河涌整治增加了難度。

      市政協委員鄭子殷指出,因為歷史遺留問題,大量的民居、村莊有宅基地證,不能強拆,需要拆遷安置,不能僅僅靠水務局,希望政府有關部門可以盡快出臺相關規定,妥善解決拆遷安置群眾的困難。

      調研組成員、市政協常委劉國光建議,政府部門應加強上級巡查制度和上下級河長的互聯互通,及時發現問題,嚴格處理。

      “河涌兩岸6米內的建筑都屬于違建。如果我們把這個信息廣而告之,把群眾發動起來,讓大家看到違建都能向相關部門報告,‘漏網之違建’會越來越少。”市政協委員付偉則建議,發動群眾,進行有獎舉報。

      為了做好整改工作,廣州市還創新提出了“四洗”行動,即“洗樓”“洗管”“洗井”“洗河”,向水體各類污染源宣戰,推進水污染源頭治理深刻革命。其中,村級工業園是重要的整治對象,因為這里集中了大量的散亂污企業。

      在調研過程中,委員們發現大量“散亂污”場所規模小、轉移快、隱蔽性強,部分藏匿于民宅違建之中,排查力量難以全覆蓋。付偉建議執法部門明確各方責任,加大執法力度,層層施壓,督促相關區、鎮落實排查和清理整頓責任。

      “這些企業之所以能生存至今,都有一個特點,它是所在鎮的經濟支柱,不能一味關停。政府可以協助他們建設污水處理設施,而且在關停落后產業之后,也要加速產業鏈的升級轉型。”市政協城建委主任崔虹說。

      今年,廣州市工信委也加入到整治“散亂污”的隊伍中。市工信委副主任張宏偉表示,將分類推進村級工業集聚區整治改造,引導具有一定規模、符合相關許可條件且積極整改的生產經營單位進入集聚區,探索引入第三方,加強對村級工業集聚區的改造提升,推動集聚區因地制宜建設污水集中處理設施。

      ■既要堵,也要補:

      加大水務基礎設施建設

      2018年以來,廣州開工建設了6座污水處理廠,新建污水管網1250公里,完成了70個農村生活污水治理。

      京溪凈水廠別出心裁地將污水處理廠埋于地下,采用“膜處理”技術,將污水處理的主要工藝池體及構筑物全部埋于地下,建成后地面將作為公共綠地,優化周邊居民的居住環境。

      “京溪污水處理廠的做法既解決了生活污水的處理問題,也權衡了民意,可以說是雙贏。我認為在規劃建設基礎設施時可以根據當地的實際情況來設計,從而解決‘鄰避’問題。”市政協委員宋丹說。

      不少市政協委員也對此做法豎起大拇指點贊,市政協委員周鶴龍說:“城市里用地緊張,特別在老城區是寸土寸金。所以這種模式很值得推廣。”而市政協常委曹志偉則建議,京溪凈水廠的規模還可以再縮小,污水處理廠的設置可以劃作一個片區去做。

      “在未來污水處理設施建設中,我們將更深入了解和考慮百姓的需求。”廣州市水務局總工程師馮明謙表示,可借鑒參照京溪污水處理廠的選址和建設模式,把污水處理設施建到地下,將地面建設成為可以供市民休閑娛樂的場所。

      ■河涌治理,人人參與

      9月11日,“有事好商量”微信公眾號上推出一份調查問卷:您認為治理城市河涌污水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32%的人認為要加強對排污企業的監管和治理,還有24%的人認為應引入社會力量,例如完善民間河長制,鼓勵人人治水。

      60多歲的慕容叔,是荔灣區水務部門正式為駟馬涌聘請的民間河長。多年來,他一直致力于觀察和記錄駟馬涌的變化,對駟馬涌每一個排水口、周邊的污染源了如指掌。慕容叔在空余時間也會來到學校,和梁麗珠校長一起給學生也就是“民間小河長”們上課,普及河涌保護知識。隨著越來越多的人了解、關注河涌保護,最初由慕容叔“單槍匹馬”組建的民間護涌隊,已發展成為規模不小的民間環保組織——“樂行駟馬涌”。駟馬涌也從昔日的“臭水溝”,變成了現在人人叫好的“示范河涌”。

      “只要有責任心和時間的人都可以加入我們。”慕容叔說,“現在,我們每周三定期巡涌,發現污染情況會及時和官方河長溝通。”

      慕容叔的故事讓市政協調研組深受感動。“民間河長是很重要的一股治水力量。要提高人人參與的積極性,可以推薦不同職業、不同年齡的人擔任河長。”劉國光說。而宋丹則建議通過互聯網的方式來對河長的工作進行監督。

      廣州在全省率先推出“互聯網+河長制”的治理模式,開通了廣州治水投訴微信公眾號;開發出廣州河長APP。通過APP,市民可以了解河長的履職情況。

      “河長制就是責任制!”馮明謙表示,應鼓勵身體健康、熱心于治水事業的市民報名擔任“民間河長”,并出臺工作指引,各區結合實際情況為“民間河長”買保險、買設備、買工作服等,為“民間河長”巡河做好保障工作。

      河長制在廣州治水工作體系中如同一份家譜,為每一條河涌都找到了“家長”。

      “人人參與,不只是人人監督,還要人人守法,這才能達到治水效果。”在劉國光看來,應充分拓展“人人參與治水”的內涵。

      馮明謙對此表示贊同,并希望將繼續向市民宣傳“人人都是排污者、人人也是治污者、舉報者”的觀念,希望每一位市民都參與到治水中,從小事做起,不搞違建,不亂排污水,不亂扔垃圾,積極舉報偷排企業,支持污水處理設施建設。

      協商結束時,許多到場參與的市民意猶未盡。“政協‘有事好商量’的協商平臺非常好,希望通過這次節目,吸引更多市民加入到民間河長的隊伍中,齊心協力保護好每一條河涌。”慕容叔說。另一位受邀來參加的市民代表梁麗珠也表示很受鼓舞,“有事好商量”讓普通市民也有機會參與到政府決策的過程中,讓民意得到體現,也讓政府工作更為群眾所知。

      “我們做出的每一項承諾,推進的每一項工作,都要讓群眾聽得懂、看得見、摸得著、感受得到。同時,也讓群眾參與進來、行動起來、監督起來。”劉悅倫說,“青山綠水、藍天白云,這樣美的廣州值得每一個人去守護。”

    (責任編輯:盧鑒)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51123630103
    贵州快3开结果今天
  • <thead id="rqozz"></thead>
    <blockquote id="rqozz"><sup id="rqozz"></sup></blockquote>
    <output id="rqozz"></output>
  • <thead id="rqozz"></thead>
    <blockquote id="rqozz"><sup id="rqozz"></sup></blockquote>
    <output id="rqozz"></output>